切换到宽版
  • 133阅读
  • 0回复

手记:“金普会”上的朝鲜女摄影记者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在线别含香
 

国正天境湾楼盘

      东方网·纵相新闻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我第一次见到她,是在24日上午——那时,距离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抵达符拉迪沃斯托克还有7个小时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上午11点,火车站附近和往日没有太大区别:旅游团络绎不绝,领队在“9288”纪念碑下大声地介绍道:“这里就是西伯利亚大铁路的终点。”许多当地人沿着火车站旁边的“近道”快步行走,或提着公文包,或挽着一篮子新鲜果蔬。还有人在火车站天桥上倚栏远望蜿蜒的海港、金顶的东正教堂,以及薄雾中更显震撼的金角湾大桥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突然,一辆浅色面包车停下,走下身着深色制服、手持摄影器材的团体。而她,是其中唯一一位女性——藏青色修身西装、马尾辫、向侧后偏分的刘海以黑绸面的夹子固定,脸上不带一丝妆容,十分干练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她的身上共挂着四个相机,长枪短炮,虽然看起来沉重,但她的跑姿轻快敏捷,即便在人群中,也十分引人注意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这是一位朝鲜女摄影记者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此时,我身边的一名韩国记者仿佛“嗅”到了什么,朝同伙喊道:“快来,去拍她。”话音刚落,坐在远处商店门口台阶上的多名韩国记者迅速起身,随之跑去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哒哒哒”一通连拍后,刚在我身边的那名记者停下脚步,迅速确认照片,随后心满意足地和伙伴们分享自己捕捉到的精彩瞬间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去年6月在新加坡举行的第一次“金特会”,他们第一次大规模进入外界的视线,立马成为同行眼中的“香饽饽”,还闹出了“朝鲜记者被同行百米追踪”的经典一幕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而这次“金普会”,他们不仅更加从容应对,还多次走进外国记者区域,寻找新视角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或许是在本国的关系,他们的笑容明显多了不少,也轻松了不少。他们时不时钻到跑友们之间,边拍边指引他们摆pose,听外国朋友们讲趣闻。那时,人群中时不时爆发出笑声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当天的下午6点,金正恩抵达符拉迪沃斯托克火车站,而我因“困“于进站大厅,并未再见到她。不过,人群散去之际,我听到有人说:“第一次看到朝鲜女记者,太神奇了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我们来到火车站,进入媒体区,耐心等待车队的到来。大约3点10分,金正恩一行抵达火车站,俄方海陆空军乐队奏响礼乐,欢送仪式正式开始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那时,我正举着望远镜观看,突然,镜头中一闪而过一个熟悉的身影——是那位朝鲜女记者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她,依旧挂着4个相机在人群中跑动,不过这回,她的手中多了一样东西:一个几乎及腰的长梯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而离她几步之隔,有一名朝鲜男记者,他手持一个小巧的gopro相机,记录俄罗斯当地民众前来欢送的画面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欢送仪式大约持续了10分钟,金正恩在朝俄高级官员的陪同护送下,缓缓走进火车站,而跟拍的朝鲜记者们也随之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中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这就是我第一次见到朝鲜女记者的经历,既新鲜又深刻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和一位韩国记者的交流过程中,他几乎肯定的告诉我,在第二次“金特会”时期,随行朝鲜记者团中也还没有摄影女记者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金与正、玄松月和崔善姬,在男性为主的议员中格外显眼——去年,她们活跃在朝鲜外交战线的最前沿,外界称她们是“女性三人帮”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而今,随着金正恩的大改组,她们被再次提拔,赋予更多的话语权,以及更广大的政治舞台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从这点来看,对朝鲜女性而言,“金正恩时代”,或许是一个“最好的时代”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,再选择上传
 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