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换到宽版
  • 919阅读
  • 0回复

书法的拙是比巧更高级的审美趣味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俞愿芬
 

娱乐平台

      书法行当里有一句名言:宁拙毋巧。应该是傅山首先提倡出来的。他提的时候是“四宁四毋”,除了拙巧,还有宁丑毋媚、宁率真毋安排、宁支离毋轻滑。总之,就发展出了以丑为美的审美观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宁拙毋巧,言下之意,拙是比巧更高级的审美趣味。好,我们暂且同意这个观点,那么,这里就有一个问题:宁拙毋巧,到底指的是从一开始就追求拙、不追求巧,还是指在巧达到一定高度后,舍筏登岸,去追求拙?如果是前者,那么我们大可不必去“追求”书法的拙,因为未经训练的小孩子,只要拿起毛笔,写出来的字就是拙拙丑丑的,一下子就达到了高级审美了嘛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此安排非彼安排,好吧我先承认这一点,但是,你又如何证明此安排(拙)在审美趣味上就一定高于彼安排(巧)呢?如果说你的所谓安排,不仅仅体现在笔法、结构和章法上,更是书写者诗外功夫的施展,或者精神气质的流露,那你又怎能否认,巧的字,也会体现书写者的诗外功夫和精神气质呢?可见,此安排虽非彼安排,但此安排打不赢彼安排。你无法说服我,丑拙的字在品格上就一定高于巧媚的字,就像你无法说服我,一块奇特的丑石在格调上要高于一块和氏璧,毋宁说,它们只是风格的差异,而不是差距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或者我进一步,那我宁可不要拙,专要巧,原因有二。一,毛笔的特性决定了书法是一门趋巧的技艺。这点以后再详谈。二,民国人张宗祥有一段评赵孟书法的话,论及巧和拙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 
上一个 下一个